LOOG – Book 1 – Prologue – ZH

Table of Contents Next Chapter


序言: 时光

时间: 在1075年 妖帝制订了一项规则

一把剑插到辉的面前,穿入到泥土当中,惊得她眨了眨眼。她忽然间意识到她整个左半边脸都被按到了泥泞的土地上。她的头像陀螺一样飞速的转了起来。

她听到了打斗的声音,金属的碰撞声,尖叫声,

死亡的声音。

疼痛更是从右眼一直蔓延到左半边身体,这种感觉让她意识变的更加清醒。

她又眨了眨眼,踉跄的打了个转,强迫自己跪了起来。她看到的是一片还乱。

每一个角落都是人们打斗的场景。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夜晚的天空,紧接着震耳的雷声冲刺到她的耳朵里,

一滴雨点落到她的鼻子上。

她慢慢的甩了一下头想把雨滴耍掉,恰巧此时,一把利剑插入到土地中,这次刚好落在她的脚边。紧接着一把又一把,一起射向她。

就在她像个人肉垫子一样被刺死的时候,一个模糊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抓起了她的肩膀。她看到一把剑在空中旋转着帮她抵御着到来的袭击。

呯。。。呯。。。呯。。。

“把她带走。” 她听到有人大喊着,抓着她的那个人把她拖起来。

忽然她的视线又是一阵模糊,她感觉到有人把她扔到肩膀上抗走。她的头被狠狠的打在这个人的后背上,这个人极速的向前方跑。

这时,她忽然间有了意识。

她想到了那把剑。在哪儿呢?

“在我这里。” 这个人回答道。直到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刚刚她自己竟然已经把这几个字大声的说出来了。刚刚回答她的听起来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而这个声音她很熟悉。“等一会儿啊”他说到。我给你拿着。”

又是一阵快跑。左拐、右拐、左拐。。。。很快她就记不清了,不过随着这个男人的奔跑,她的意识就越来越清晰了。

我们被出卖了?是谁呢?而且。。。包阳拿着这把剑。包阳?包阳???

她努力转过头想辨认一下抱着她的这个人是谁。她基本能确定这个人就是包阳,但是又觉得不太对

包阳背着剑和。。。。。。。我?

想到这辉不禁牙齿打颤,一切都完蛋了。所有的计划。所有的练习。什么都没了。

突然,她被从包阳的肩膀上甩了下来,被扔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表面上。一个箱子,又好像是那种篓子。她四处张望一下。他们在一个地下室或者是一个地下暗道。她听到了流水声,看到了燃烧的火把。而且她很确定不知在哪个角落有老鼠吱吱的叫声。

包阳蹲到她面前。他很高也很壮,一双充满怀疑的眼睛。在他年轻的时候,他曾经被认为是武侠界数一数二的人物,统治着的犯罪组织控制着大部分的南部大陆。最后,他投奔了妖帝。据说他曾目睹他的妻子和女儿被凌辱和杀害,他的手下被活着剥皮,他的徒弟被煮死。

在这之后,他把他的随从作为一个雇佣兵卖给了出价最高的人。虽然他不是坏人,但也不是一个英雄,而且辉也不喜欢他更糟糕的是,他和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包女侠有着一样的姓氏,辉很崇拜包女侠,梦想像她一样侠肝义胆,行走江湖。

包阳看着她的眼睛“你清醒了吗?” 包阳问她“你的头受过伤。”

她用手轻轻的摩擦着太阳穴。“我还好。”她回答到“你要对我做什么?”

他的脸马上变得毫无表情,冷冷的盯着她。“你在想什么?我想把这把剑交给它的主人,仅此而已”

她皱了皱眉毛。“但你…但你是”

这时他皱起了眉头。“我是什么?不是你理想的崇拜者?是的,我不是。但我会尽全力去刺杀妖帝,更毋庸置疑的是我将会帮助你的人民。另外,这一路上我有很多的钱你还能走吗?你能跑吗?”

她抬了抬脚,慢慢的扭了扭她的头和脚。“我能跑。”

“好,那我们出发。”

包阳跑了起来,她也紧随其后。就在这时,她注意到了他绑在后背上,用衣服包起来的东西。剑。那把剑。

那把剑是所有事情的关键。它是希望。是唯一的希望。

当她跑时,她的头脑慢慢变得清醒,她之前的疼痛转化成了轻微的颤抖

这时她所有的练习发挥了作用,她开始运气,慢慢的可以忍受这股疼痛。

她知道这些暗道。他们是几千年前一个叫御境的古老城池的暗道。这可以回溯到妖帝降临之前。回溯到世界被黑暗笼罩之前。

她跟随着包阳走过这些暗道,忽然,她意识到了他在干什么。他走了一条迂回路线来到达目的地,她的师傅在那里等着他。

她跑步时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和思维。或许这个计划仍然会被实施。如果包阳真的能将剑带到地下宫殿,带给她的师傅,如果这个计划真的会被实施,那事情或许会有所改变。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

20分钟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宽阔的走廊里,走廊中央有一个水渠,有水在流动着。外面雨也慢慢停了。

“这一切对于你来说看起来是不是很熟悉啊”宝阳问到。

她点了点头。

“好”他说,“你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快点儿吧”

这下换她来带路。 她带他穿过那条走廊,小心地躲过那些容易伤到他们的机关。到了一个地方,她告诉他要弯下腰蹒跚过去,他照着她的样子做的。当他们到达走廊尽头那个厚厚的木门前时,她检查了一下刻在木门旁边的神秘符号,确保它是否安全,然后用固定的方式敲了一下木门。

门开了,光从铺满蜡烛的走廊里洒进来。

他的师父盘腿坐在远处走廊的尽头。两边站着穿各种长袍的人。一些是和尚,一些是尼姑,他们都效忠于已经死去的恒诗圣母。其他都是她师傅的弟子,是古代非常著名的宗教之一的分支成员,他们的长袍上绣着类似龙凤缠绕一起的图案,正是苏楠和包的标志。

每当辉看到这个图案,他的内心都会充满着敬畏与希望。她是听着苏楠和辉的故事长大的,甚至能背下他们的每一个故事。她知道这个宝玉僧人的传说,有着不老法师的传说还有山巅之战,苏楠和包偷走了太阳和很多其他东西。

包阳扫视了一下开门的弟子,当他走过的时候那个弟子也在冷冷的盯着他。当包阳横穿过寺庙走到辉的师傅那里时,他伸伸手解下系在脖子上那个的东西。那把剑。

辉冲上前接住了它。

“见过,铁蟹手”她师傅说道。这是一个中年男子,梳着凌乱的长发,有着犀利的眼神。

“不必那些规矩了”包阳回答道。“这是剑,我的钱呢?”

辉赶快盘腿坐到他师傅旁边。

“我要看一下,是不是我要的东西”她师傅说“给我那把剑。一旦仪式开始,只要保证这把剑是真的,我会把你的钱给你”他把手伸进长袍口袋,拿出一个鼓鼓的袋子,放在了膝盖上。同时听到一股沉闷的响声。

包阳盯着看了一会儿,皱了皱眉头。最后,他把肩上的袋子扔了下来。

辉的师傅接住了它并快速打开。里面除了一把普通的剑好像什么也没有了。

当包阳看到的时候,哼了一声。“这就是了?”

辉的师傅缓缓的舒了一口气。“这绝对是你想要的东西。”

他双手托起剑,旁边的和尚站起来接了过去。

“仪式开始吧”辉的师傅说。“我们这儿的朋友着急离开呢,我也是。”

和尚点点头。两个尼姑同时从附近的影子中出现,抬着一把小的鼎,里面装满了沙子。他们把它放到辉的师傅面前,那个和尚上小心翼翼地把它插到白色的沙子里。和尚手里拿着一把香,他把它按照复杂要求插到剑旁边。这些尼姑点燃了一个鼎,用这些东西来点香。

其他什么也没有发生。

包阳哼了一声。“你们这些人简直就是疯了。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你,这些小把戏起不到什么作用,你真觉得你可以让这把剑失去它的作用吗?现在,给我钱吧。”

“不仅仅是这样的。” 辉的师傅回答说

忽然间,香束中生起一股绿烟。刚开始只是在火盆周围扩散和普通的烟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过了一会儿,这股绿烟便形成了沙漏的形状。同时,剑柄上出现了黄绿色的图案。一道银光照耀出来。辉的师傅露出笑容。

“这果然是真的。太好了,带上你的钱快走吧”同时他把袋子扔给了宝阳。

宝阳接住袋子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

而就在这时候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

“你哪儿也去不了包阳。” 这是刚刚给他们开门的弟子说的。

包阳停了下来,顺势把手放在腰带上的权杖上。

这个弟子上前一步,脸部表情发生了变化。他看起来好像高了,换了衣服,就这么一会儿,他看起来变了一个人呢。

他看起来好像是个有道行的的人。绿色长袍,腰间一把折扇。

暗箭,包阳怒吼。“真应该在有机会的时候杀掉你的。”

被他叫做暗箭那个人笑道:“包阳,你总是选错派别,你确定不来为我做事??我可以考虑让你们这些畜生来为我去杀人”

包阳吐了一口口水,“我宁愿一头撞死也不会成为你们这里的恶魔”

暗箭的眼睛露出一道邪光“如果你执意要死,我可以成全你”

包阳举起他的权杖,往后退了几步,辉的师傅提起他的脚像所有的和尚和尼姑一样。所有的武器都被法力吸收

呯。。嗖。。。

“暗箭。” 辉的师傅说道“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相信你已经看到我们这里已经是阴郁暗沉,一个充满了痛苦阴云和烈火的地方,如果您能放弃妖帝而选择和我们在一起的话那又将是一个不同的选择生活。”再辉来看很明显他就是在争取时间。

暗箭冷笑道:“我有自己的计划不用你管。谁是你的人?金龙宗?清正凤凰宗?难道你不知道苏楠和包一千年前就死了吗?你之前做的都是错的。”

“你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暗箭。”

暗箭冷冷的哼了一声。“赶紧把那把剑交给我你还能活着离开这儿。”就在这时,辉注意到从角落的屋子里的阴影处传来的口哨声。

猴头戏派??? 她想,心脏跳得更厉害了。

一个声音传到辉的耳朵里,是辉的师傅。暗箭是一代玄师,擅长用死亡之毒,你要做好准备。

是,师傅,实际上辉需要得到他师傅的认可才可以。她还太年轻,十五六岁的样子。但是却比很多其他的武者要有经验的多。

“滚,混蛋!”包阳喊道,突然拿着他的权杖冲上前,“看我碎骨拳”

他的碎骨权仗扫向暗箭,但是却扑了个空。暗箭迅速向后一躲,甩开折扇。

就在这时, 空中传来了利剑乒乒乓乓的声音。辉转动手指,匕首在空中旋转。

她看的师傅的利剑从眼前划过。

此刻在辉看来整个世界都放慢了节奏。

她看到一阵银针刺过,穿越房间,这辈子也没见到这么多银针。包阳,在离暗箭最近的地方,也被打偏的两颗针伤到,瞬间开始膝盖打弯。

这时阴影覆盖的面积越来越大,笼罩着所有的这些弟子们,他们手腿发木,其中一个被刺中了眼睛,摔倒在后,另一个被射中了膝盖向左摔倒。

辉惊恐的看着另一个盟友被刺,只有他的师傅用他的旋转宝剑可以抵挡住银针来袭。辉恰巧站在他的身后可以受到庇护。这也让他正好没被任何一根针刺到。

整场打斗在几十秒之内就结束了,包阳的手脚都布满了鲜血。大多数的僧侣和尼姑在开始的时候已经被杀,那些没有的现在也在吐血或抽搐发作。

她的师傅站在火鼎面前,只有一个手臂的距离,汲取着神奇的法力。

“你太晚了,暗箭,” 他说,“仪式已经结束了,时机已经成熟。”

暗箭慢慢往前走,冷笑说“未必如此吧,你可比我老很多吧”

突然,辉的师傅有些踉跄的走过来,他把手伸到他的脖子上,只见他拇指和食指取下一根银针,一滴血滚落下来。

辉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儿了。

她师傅的声音传入到他的耳中。

辉,准备好,我会在它被激活之前把剑扔给你,你会代替我完成这个任务。

辉的脑子一片混乱,心脏怦怦跳,师傅,我还不行呀。

暗箭走到包阳面前,抓住他的头发说:“你的武功在几十年前就落后于我了,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也许还能打败我,但是现在呢?真是好笑。“他抬脚踩到到包阳的肩膀,然后把他踢出去,把他推倒在血池地面。”取下你的脑袋太容易。我想看你这样慢慢死去会更愉快。”他转身走向辉的师傅。

你必须完成这个任务,辉。我已经中了暗箭的独特藜芦毒。即使我用剑,之后我还是会死掉。当我把剑扔给你,你要做的还就是紧紧地抓住他就好了。

辉忍住不哭。师傅,我记住了包的咒语,但是我还并不会神游决啊!

“我认为那把剑并不能完成你想做的事,” 暗箭背着手对她的师傅说,“但我并不在乎,即使你故意失败,你还是会在几分钟内死去。”

“好吧,” 她的师傅说,“辉,你有基础,你只需要练习,法力会更强大。一旦你完成目标,你就会有足够的时间。 准备好吧”

师傅的手伸了出来,抓住了剑,运气把它扔向了辉,辉纵身一跃伸向宝剑。

但是当他看到暗箭从背后伸出的手时,她的心开始打颤,他一闪,针开始朝她飞过来。

它的速度比剑要快得多。加上暗箭的元气支持,这股冲击可以置他于死地,即使不行,这股毒性也可以。她看着针越来越接近…但到达之前,她的手抓到剑的剑柄。

时间似乎静止了。一股刺眼的光从剑柄中释放出来,笼罩着她。她的双眼看到的除了痛苦的白色其他什么也没有。然后……她消失了。

针打在石墙上,裂纹向四面八方延展了至少一米。

辉的师傅冷笑道,“结束了。”

暗箭咬牙说到“我还是不相信你可以控制这把时光宝剑!”

“你相信什么并不重要,不是吗?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暗箭,也许我会死……但是我死也会把你带走。”

Table of Contents Next Chapter


2 thoughts on “LOOG – Book 1 – Prologue – ZH” - NO SPOILERS and NO CURSING

Leave a Reply